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英杰思想录

无边暗夜里的一点微不足道的灯火

 
 
 

日志

 
 
关于我

独立学者,专栏作家,现养命于齐鲁某滨海城市。喜读杂书与禁书,作品散见于《随笔》、《时代周报》、《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报告》等报刊,著有《大历史的小切面——中国近代史的另类观察》(广西师大出版社,2011年版)。作者工作QQ:116333189 (专供媒体约稿用,不闲聊)

网易考拉推荐

连古老的坐地乞讨行业都玩“互联网+”了,不转型看来还真不行呢!   

2016-12-02 14:43:17|  分类: 准自由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古老的坐地乞讨行业都玩“互联网+”了,不转型看来还真不行呢! -  - 周英杰思想录

 

 

文 |周英杰

相信我的读者们在各个城市里的商业繁华地带的过街天桥、街角旮旯等处,一定见过这样的一幕:一位身有残疾的人,跪坐在那里,一边向过往的行人展示其身体上的那些令人不忍目睹的残疾之处;一边凄厉地哀求大家给钱帮助。

关于这些坐地乞讨者,有一个很值得注意的小细节:这些人一般是不直接接受爱心人士递过来的零钱的。在他们跪坐的前方一般都会摆上一只小碗或者小纸篓之类的容器,那里才是接受心人士捐助的地方。而且,无论你什么时间去看,那个容器里面永远是有一把散碎纸币或者硬币的。

对此,不同的人士有不同的解释。心地善良的人都会认为,那全是爱心人士的捐赠;而一些“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推测人”的观察家则会认定,那是完完全全的“套路”,里面的钱叫做“底钱”,刚开始一定是乞讨者自己放进去的,这样可以给一些潜在的捐赠者造成极强的心理暗示,提醒他们“已经有很多人捐赠了,你还犹豫什么呢?”

当然,我在这里所总结的只是某一类坐地乞讨者的形象和模式。同时,我也必须把那些吹笙箫、拉二胡、自弹自唱的街头卖艺者和我说的这些坐地乞讨者严格地区别开来!事实上,街头卖艺者和坐地乞讨者根本不是一类人,街头卖艺者出卖的是自己的技艺,这和周老夫子在微信公号上开通“赞赏”功能是一样的。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人得到的金钱,乃是一种酬劳,而不是捐赠!这一点必须要说清楚。

还是说说这些坐地乞讨者。

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上,坐地乞讨者采取的乞讨方式可谓千姿百态,举不胜数。譬如,我见过背着牙牙学语的稚童,跪在那儿央求大家捐赠医疗费的年轻妈妈;见过跪坐在一张写满了其悲惨身世、央求大家捐赠学费的大学生;还见过年近耄耋坐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的讨钱老人……

尽管所采取的套路有所不同,其目的则只是一个,那就是:通过展示、渲染悲情,博取路人的同情心,从而获得捐赠!

我们当然不能否认,这其中存在着一些的确是遇到了困难的人。前些年,周老夫子在某次上班途中,就在报社周围遇到了一位挡住我、乞求我给她买一碗面条的小女孩。看了一下她的眼神,对相面之术素有研究的周夫子毫不犹豫地掏出了20元钱给了她。因为我直觉这个小女孩可能的确是遇到了危难,再说了她只是向我索求一碗面条,并没有直接向我要钱嘛!我这样做也符合我素来处理此类事情的原则:对于那些只要饭吃的,我一律给钱;对于那些只要钱的,我一律给吃的。

尽管不能排除坐地乞讨者里面真有需要帮助者,但根据我的一位警察朋友讲,这里面大部分应当都是“职业乞丐”,而且这样的人一般都有自己的组织,这就是俗语所谓的“丐帮”。

据说,“职业乞丐”的收入还是蛮高的,至少比我这个码字工的收入要高很多,其中的很多人甚至住在城市的星级酒店里面。关于这方面的情况可以参照一些都市报记者的采访报道,这里一笔带过。

我这里想说一说的一个新现象是,伴随着网联网的勃兴,现在的一个趋势是,坐地乞讨这个古老的行业,和同样堪称古老的“卖春业”一样,也都与时俱进地开始玩起“互联网+”来了!

你要问:乞讨行业如何实现“互联网+”?

眼前的一个实例就是这几天在微信上造成了巨大波澜的“罗某事件”。

罗某的小女儿得了白血病,这是事实。(如果这不是事实,事情的性质将更加严重)但以罗某的家底显然有足够的能力,用以支付自己女儿在医保报销之后自掏部分的医疗费,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向公众故意隐瞒了女儿住院所需要的具体医疗费数目的情况下,罗某等人蓄意把女儿的病情当成一大卖点,在微信上玩起了悲情营销,公开向网上的爱心人士索取捐赠,这个行为其实并不陌生,事实上就是现实生活中那些在城市的过街天桥等地坐地乞讨行为的一个翻版。

这就是典型的乞讨行业在“互联网+”之后的新玩法。

本来,罗某只是想借着女儿这个事情,“小打小闹”一回,多弄几个小钱而已。但他的智商始终处在他当保安时的水平线上,根本未曾料到的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黑洞一样的互联网一旦运作起来,就绝不是他和朋友们能控制得了的。事情进展到今天这个结果,固然是由于他被从天而降的巨款“砸昏了头”,不知道见好就收,更大的原因是由于汪洋大海一般的互联网已经让这个事情失控了、露馅了……

应当说,这个事件给了我们很多启示,很值得传播学家们今后作为经典案例来认真总结一番。但有一点启示是不容置疑的,这就是:一旦坐地乞讨这个古老的行业与时俱进地实现了“互联网+”,其所可能造成的巨大影响和巨大收益都是传统的坐地乞讨者所不能想象、不敢想象的。

以罗某事件为例,根据已经初步透露出来的信息,罗某等人靠着打女儿生病这张悲情牌,不到三天就收到了网友们将近300万元的捐赠!这当然只是罗某等人的单方面的统计,至于真正的具体数字,估计只能去问微信的运营者们了。

我倾向于相信,经过这一事件的渲染炒作,将加速坐地乞讨行业的全方位互联网转型。未来的一个可以预见的趋势是,那些依旧跪坐在现实城市街头的坐地乞讨者,将被认为是一群很没有创意、水平很“low”的人。而在微信等各种即时工具上,效法罗某等人,依靠出售各种真假悲情事件用以索取捐赠的现象,必然会前赴后继、源源不绝、变换着各种花样山呼海啸一般奔涌而来。由于这种在网上出卖悲情的行为本身并不需要事主真的使出“下跪”等有损尊严的行为,也不需要事主在大街上忍受路人的各种白眼,更不需要事主为此承担任何经济和精神方面的成本,未来的微信朋友圈很可能会演变成为各种出卖悲情、索取捐款的一个大平台。

对此,爱心满满的你,做好了掏腰包的准备了吗?

                                                                             2016年12月2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欢迎各位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本人运作的公众号——周公扒皮。

连古老的坐地乞讨行业都玩“互联网+”了,不转型看来还真不行呢! -  - 周英杰思想录

 

  评论这张
 
阅读(1286)|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