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英杰思想录

无边暗夜里的一点微不足道的灯火

 
 
 

日志

 
 
关于我

独立学者,专栏作家,现养命于齐鲁某滨海城市。喜读杂书与禁书,作品散见于《随笔》、《时代周报》、《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报告》等报刊,著有《大历史的小切面——中国近代史的另类观察》(广西师大出版社,2011年版)。作者工作QQ:116333189 (专供媒体约稿用,不闲聊)

网易考拉推荐

这届的民间“出鼓手”真行  

2016-06-19 05:23:19|  分类: 准自由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英杰

这届的民间“出鼓手”真行 -  - 周英杰思想录

 

前几天,在微信公号上写了一篇《这届的“吹鼓手”不行》,讥刺陕西省安康市的“吹鼓手”们在树典型时的拙劣手段。

 我一再声明,我绝不是对他们的那位已经去世的李建民副市长不敬。恰恰相反,我一直认为这位人民的好公仆完全有当“孔繁森第二”的材质。只是由于这届安康市雇佣的“吹鼓手”们的水平实在太逊,不学无术和无知妄作到了不像话的程度,才硬是将一出本该“感动中国”的典型正剧,搞成了一场赤裸裸的闹剧。他们自己转圈丢人,被举国网友揶揄调笑不说,还连累了他们的那位“传主”李建民副市长,此真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徒然留下一地鸡毛,让人哭笑不得。

其实,“吹鼓手”们吹吹打打的水平之今非昔比、之江河日下,断然不是从今日始。这个趋势自从延安时期一来,实际上就是“王小二拜年”,一年不如一年了。遥想当年,在解放区的《解放日报》上,经常可以读到一些斥独↑裁、谈民|主、论人|权、颂美国的大块文章,端的是义正词严、大于凛然、痛快淋漓,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不客气地说,这些锦绣文章就是放到今天中国的语境下也毫不过时,甚至堪称前卫到会被删帖的程度。

 各位说说,这是什么水平?

 就说十年文革前后吧,还是有陈|伯|达、张|春|桥、姚|文|元、戚|本|禹这样的能够写出长篇理论文章的高手。诚然,他们干的事情是糙了一点,但他们的文章都是拿得手的傲世雄文,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即使是那个年代的同样以“树典型”为职业的穆青们吧,也能写出一个焦裕禄这样的典型,至少在当时也是能轰动都下、洛阳纸贵的。

 想想过去,再看看现在,不免令人黯然神伤。应该说,安康市的这些“吹鼓手”可能还不算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不但自己不会吹拉弹唱,不好好苦练吹拉弹唱,更有甚者竟然还敢对民间的“乐手”们指手画脚,动辄打压消音,封口甚于防川,“吹鼓手”直接变“打手”,“书生”变“丘八”,斯文扫地,令人不齿。

 自然,懂点修辞学的人都知道,我上面所说的这些“吹鼓手”是借喻。其实,上面所说的这些人都不是原生态意义上的“吹鼓手”,民间真正的“吹鼓手”指的是那些在红白喜事上吹吹打打的乐手,传统上他们最善于使唤的乐器就是——大喇叭。

 今天我要说的就是:尽管肇家(谐音)庙堂上的“吹鼓手”们越来越不行,但如今真正的这些“吹鼓手”们却是越来越行。

 促使我做出这个结论的由头,是博客中国网站的一位网友在我《这届的“吹鼓手”不行》一文之后的跟帖评论。这位不知道哪里的朋友提醒我说:“现在送葬的都在吹《在希望的田野上》”。

 看到这条评论,我昏昏然的头脑突然被点亮,就像在漆黑一团的隧道里猛地看到了一丝耀眼的光亮,不由得拍案大叫:我靠,原来高手真的在民间啊!

 想想吧,在送葬的队伍披麻戴孝三五成群缓缓地走过广袤田间的时候,打前脚的“吹鼓手”们吹打出的竟是那首昂扬欢快的《在希望的田野上》,这是什么场面?荒诞不经的后现代?驴唇不对马嘴的瞎闹腾?NO,在我看来都不是。我看到的是这些民间“吹鼓手”们紧跟形势的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和自觉性。

 各位大神,《在希望的田野上》那是什么曲子?谅必不用我说,大家也都懂得。送葬的“吹鼓手”们也许不知道,但他们凭直觉就能摸到这个时代的命脉所在,就知道时下这个世道最应该吹的曲调是什么!这就叫作“不学而会”、“不教而明”。于是,任你是喜事、还是丧事,一律都在《在希望的田野上》。这是一种神马精神?这是一种能够准确地挠到这个时代的“痒痒肉”的精神。在我看来,这些乡野之间的草民们个个都是这个时代合格的“吹鼓手”,个个都是真正的当政治家的好材料啊!

 更让我仰视的一点是:据说,此前民间的“吹鼓手”们在送葬的时候吹打的是《走进新时代》,改吹《在希望的田野上》是这几年的事情。这就不免让我心中的崇拜之情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了。我知道,在民间这叫“在什么山唱什么歌”,可是换一种正能量的高大上的说法,立刻就牛逼得不行了:这叫什么呢?这叫做懂政治、识大体、解放思想、转变观念、紧跟形势、与时俱进……!高,是在是高啊!

 “何世无奇才,遗之在草泽”!当年的郭沫若写诗盛赞乡下的“泥腿子”,说他有跪下来亲吻“泥腿子”脏脚丫的冲动。我读中文系时读到这里,只感到了一种莫大的恶心和虚伪,因为我知道郭沫若最想亲吻的绝不是农民的脏脚丫,他最想亲吻的还是年轻女人的嘴和别的什么地方。但今天细细地琢磨一下郭沫若的诗,还是觉得郭先生是道出了一点实情的。至少,有些乡野之人的确具有以朴实之心力,直逼真相的大智慧。别的不说,你看看在送葬的队伍里吹打嘹亮的《在希望的田野上》的这些“吹鼓手”们,哪一个不是一顶一的人精啊!

 化用原铁道部发言人的那句著名的句式:你服不服,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服了,而且还是彻底地服了——

 真的,这届的民间“吹鼓手”真行!

                            2016年6月17日

对作者文章感兴趣的朋友们请扫描下面微信二维码,或者在微信“添加朋友”一栏里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周英杰思想录”。封号常有,请抓在关注时一并关注防封备用号!

群众热爱鸡汤的味儿 - 周英杰思想录 - 周英杰思想录

  评论这张
 
阅读(930)|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