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英杰思想录

无边暗夜里的一点微不足道的灯火

 
 
 

日志

 
 
关于我

独立学者,专栏作家,现养命于齐鲁某滨海城市。喜读杂书与禁书,作品散见于《随笔》、《时代周报》、《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报告》等报刊,著有《大历史的小切面——中国近代史的另类观察》(广西师大出版社,2011年版)。作者工作QQ:116333189 (专供媒体约稿用,不闲聊)

网易考拉推荐

过气了的行当狗不理   

2016-07-17 15:28:03|  分类: 准自由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英杰

                                       

过气了的行当狗不理 -  - 周英杰思想录

 

我所从事的报纸这个行当,眼见着就要成为明日黄花,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岂止是报纸,现如今就连记者这个活儿,很快也将失去其存在的价值。一方面,现在,人人手中都攥着麦克风和摄像头,人人都是记者;另一方面,Google公司弄出的机器人,据说已经能够下手操持一些简单的新闻稿件。也许用不了多久的时间,记者这个行当和纸媒这个行当就将走进博物馆,用以让后人唏嘘感慨他们的先人、也就是现在的我们曾经采用过这样“落伍”的方式制作、发布、传递信息。

作为即将被淘汰的行当中的一员,我很淡定,一点也不“桑心”。时代在演进,科技在进步,注定了一些行当会被淘汰出局。古往今来,概莫能外。我处在一个正在被淘汰的行当里,能够有机会亲身感受一下这个行当的这最后一抹余晖,也未尝不是一种人生的阅历。

曾经看过一部英国的电影——《最后的绞刑师》,讲的是英国一名职业绞刑师的故事。这位老先生从1933年起就做这一行,凭着“干一行爱一行”的敬业精神和认真钻研业务的专业精神,几十年来练就了一身能在7秒钟之内绞死人犯的绝活儿,成为英国的“一代绞刑大师”,顺利地数百人干净利索地送进了天堂或者地狱。

就是这样的一位视“绞刑”为生命、把“绞刑”当成一门艺术来对待、终于达到“神乎技矣”境界的大师级人物,最终也不得不因为英国的全面废除绞刑而失业,有点落寞地走进了历史。

 “黄鹤一去不复还,白云千载空悠悠”。他的陨落,并不是由于他不努力,而是属于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被历史甩在车轮后的自然不光是“绞刑师”,一度在中国各个皇朝的后宫里呼风唤雨的太监,不也是这样吗?远的不说了,这个行当里明朝出过“九千岁”魏忠贤、三下西洋的郑和,清朝出过李莲英、小德张……别看人家不男不女,被割掉了屌屌儿,这些可都是神一样的人物,在历史上都刻下了自己独特的印记。但是行当再牛逼,也挡不住时去运走大浪淘沙。辛亥革命一声炮响,皇帝退位,清理后宫,那些割了屌屌的男人只能乖乖地走人。皇帝都没了,还要太监干啥呢?

对于已经或者即将被时代淘汰的行当,我的意见一直偏向于“自然主义”,也就是听之任之,任其果熟蒂落可也,不必救,不要救,也救不得。因此,我十多年前就著文反对过“振兴京剧”、“复兴相声”之类的论调。在一个娱乐形式大爆炸的时代,想将京剧重演梅兰芳的辉煌、将相声回到侯宝林的热度,根本就是在痴人说梦,一厢情愿地“开倒车”而已。当然,可以有国家养活的京剧团,也可以有“德云社”之类的民间团体,但这些都是些“过气儿”的行当,则是一个毋容置疑的事实,与这些行当本身好不好没有关系。唐诗宋词好不好?难道就因为唐诗宋词好,就能靠着人力再造一个唐诗宋词的时代吗?大凡是有点脑子,都知道:不可能!

就我自己而言,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大学毕业就进入报界做事,也算是亲自见证了这个行当由高歌猛进到日暮西山的这一段历史。

遥想当年,这个行当的编辑记者还没有堕落为现在的“新闻民工”、“码字工人”。报纸天天出,但很奇怪写稿编版的压力却并不重。我一个周编一个文化版,再就是有些文化口的活动需要去跑一跑,版不能不编,但稿子却常可以不写,份内的工作基本上一两天就能干完。那个时候,我们报社的文字编辑也不管划版校对之类的杂事,这些都由总编室的专人去做,我到时在别人弄好的大样上签个字就行了。平日里有大把的时间可供自由支配,到办公室后的主要工作就是和一帮各个大学文科系毕业的年轻同事喝喝茶、侃大山,然后就是酒肉争逐,海吃海喝。于我而言,这个行当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不坐班,当时也没有“打卡”这一说,中午到岗,喝完酒回家,或者几天不到报社的事情实属家常便饭。那时的日子啊,借用王蒙老先生的诗句形容就是——“黄金般的日子”。

事情开始急转直下,还是最近这几年的事情。身在其间,明显感到变化的就是以前那种优哉游哉的逍遥日子一去不复还了。编辑记者开始“按分数考核”,以前每周只编一个版就可安稳度日,现在每天编辑一个版只能拿到最基本的薪酬,而且是策划、编辑、划版、校对都要自己做。至于记者,一个月写二三百篇稿子并不稀奇,写几十篇的记者只能被列入“末位淘汰”的候选名单。可悲的是,整天疲于奔命,加班加点,每月所得不仅不见涨,甚至还大大缩水。过去,在地市级别的党报里面,编辑记者光写好稿、编好版就可以了;现在大部分这个级别的报纸的编辑记者还要同时承担订报纸、拉广告的任务,一把抓,啥都干,全面出击,哪一样缺了都不行。

在这样的“亚历山大”之下,刚入行的年轻人,根本没有工夫,没有心情,也听不懂我这样的“白发宫女在,闲坐话玄宗”了。

也许唯一令人感到欣慰的是,这个世界上可以有没落的行当,但身在其间的人总是活的,不一定就得当一个无奈的“殉葬者”。

冯骥才先生曾经写过一篇中篇小说——《神鞭》。故事里的那个主角“傻二”祖祖辈辈都是这样与时俱进的“时代弄潮儿”。“傻二”的祖上练的是“光头功”,后来清军入关发布“剃发令”,“傻二”就把脑后的那根大鞭子练成了横扫数个壮汉的致命武器。辛亥鼎革,洋枪当道。“傻二”立刻剪了辫子,使上了洋枪,又练就了一手指哪打哪的硬功夫。人家这个“傻二”,可真不是“池中物”嘞。

即使是像周老夫子这样向来爱以“青白眼”选人看人的高傲书生吧,现如今,不也被逼得在想办法谋生吗?我最近的想法是“放下键盘,立地成佛”,改行去街市上卖牛肉面。当然,更在做梦能够有一位卓文君之类的女豪杰或者恩格斯一样的男好汉,出面赞助我个几万英镑和美元啥的,那样,我不就抖了吗?

                                                                 

对本作者感兴趣的朋友们请扫描下面微信二维码,或者在微信的“添加朋友”一栏里搜索添加“周英杰思想录”,关注微信公众号“周英杰思想录”,封号事常有,关注时请一并关注备用号。  

马云“装X,千奇百怪 -  - 周英杰思想录

 2016年7月5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70)|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