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英杰思想录

无边暗夜里的一点微不足道的灯火

 
 
 

日志

 
 
关于我

独立学者,专栏作家,现养命于齐鲁某滨海城市。喜读杂书与禁书,作品散见于《随笔》、《时代周报》、《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报告》等报刊,著有《大历史的小切面——中国近代史的另类观察》(广西师大出版社,2011年版)。作者工作QQ:116333189 (专供媒体约稿用,不闲聊)

网易考拉推荐

我想认真地问一句:情妇和情夫算不算领导们的家人?   

2016-09-21 06:48:42|  分类: 准自由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英杰

               

我想认真地问一句:情妇和情夫算不算领导们的家人? -  - 周英杰思想录

 

 

各地反腐倡廉奇招纷出,让人目不暇接、目瞪口呆、“不明觉厉”。

根据澎湃新闻网前天的报道:安徽省省会合肥市最近下发文件,在全市领导干部当中开展“一封家书暖亲情、保廉洁活动”:要求各级党组织鼓励和引导领导干部通过电子邮箱等途径与家人互通家书,通过评选优秀家书、共读优秀家书等方式,教育广大领导干部树立良好家风。公开信中还提醒党员干部,对家人的“言行多操心留神”,“多听各方面反映,发现问题及时提醒,严肃批评纠正,严禁他们利用权力影响谋取特殊照顾、谋取不正当利益”。

文件严肃认真,一本正经,但却在网友中引起了一片揶揄讪笑之声。

我十多年前在《杂文报》上曾经公开撰文《怪招反腐》,批评过那种不从体制上寻找原因,而是专做表面文章的各种反腐败游戏。而今,十多年过去了,我们看到的依然还是“旧瓶装旧酒”,不免令人有黔驴技穷的赶脚。

不过,转念一想,也真是难为现在的负责反腐败的官员和机构了。贪官多如牛毛抓也抓不完不说,还要漏液研究琢磨控制局面的各种招数。像此番的合肥市委这样,这得被逼到什么程度,才能玩空心思琢磨出这样一个奇葩的办法啊。我一介草民,虽无“位卑未敢忘忧国”的雄心壮志,却也很为现在的党员干部们的不争气汗颜啊。想想吧,他们得有多不要脸、多不争气,才会把组织逼成这样魔症的样子呢。

反腐败应该从体制上下功夫,动刀子,这个道理恐怕连住马寡妇一个楼层的隔壁老王都门清。如果写写家书就能让领导干部悬崖勒马,就预防腐败的话,那么,反腐败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步履维艰难以为继。希望写家书能够像服下“伟哥”一样半小时见效,立刻一柱擎天,那只能是美丽的中国梦而已,很不现实,也很不实用。

当然,我并不是全部否定让领导干部们写家书的积极意义。无论如何,给整天闲的蛋疼、光动歪心思的他们找点事干,总是有可取之处,我内心里还是坚决拥护完全赞成的。只不过,对于这个活动,我还是有几点疑问需要请教于炮制这个反腐败的专家们:

首先,我要问一句:让现在的领导干部们写家书,这要求是不是有点高不可攀呢?

事实是,现在,很多的领导干部估计也就初中水平,他们会写家书、能写家书吗?在我的印象里,写家书那可是曾国藩们的拿手好戏。曾国藩是干什么的?人家那可是堂堂大清国的正牌进士,科举正途出身,我总担心,以现在的官员们的文化水平,强求大家学曾国藩,那写来写去,可能只会写出《品花宝鉴》之类的玩意儿,是万难写出《曾国藩家书》的。

再说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写家书?你们咋不要求领导干部们的女眷们都去“缠足”呢?

不客气地说,我算是有点文化的人,二十多年来在全国报刊发表过数百万字的长短文,在正规的大出版社出过不是买卖书号的正规著作,但像我这样的人也已经不写家书至少有20年的时间了。我不相信,现在的大部分领导干部的文字水平就一定比我高,比我更爱舞文弄墨。

另外,这些年来,我所见过的科级以上的领导干部多了去了,我只知道他们喝起酒来三杯五杯不醉,打起麻将来五圈六圈不厌,撩起美女来十个八个不累,还从没有听说这些人中有写家书的专家!

众所周知,相当一部分领导干部是离了秘书们写的讲话稿,连一句人话也不会说的主儿,现在公然要求这些人亲自写家书,这不是“向大姑娘要孩子——强人所难”嘛?须知,现在的领导干部连拉屎尿尿都恨不得由秘书和司机代劳,他们会有这个水平和时间和精力写家书?

最后,我想问问:合肥市的这个文件中所谓的领导干部们的“家人”究竟该如何定义?父母、兄弟、姊妹、子女、配偶固然算是家人,但情妇和情夫算不算家人呢?

根据现在已经被查处的大小男女老虎们的罪状来看,他们几乎都存在利用权力搞“权色交易”、“通奸”等问题,由此可推断,那些尚未被抓捕的大小男女贪官们应该也都酷爱这一口。那么,要求现在的领导干部们给“家人”写家书,这情妇和情夫算不算领导干部们的“家人”?写给情妇和情夫的情书算不算“家书”呢?

别怪我钻牛角尖,这其实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很显然,如果出台这个文件真的是为了教育和感化领导干部,让他们在利益面前“面不改色心不跳”,拒腐蚀永不沾的话,那么情妇和情夫的一句话甚至一颦一笑,都要比传统意义上所说的那些“家人”更具影响力。其中的逻辑很简单:相当多的领导干部之所以贪欲难填,主要的动力还在于他们背后的那些数目不详的情妇和情夫啊。

分析到这里,自然而然地得出了一个看似荒唐但却很有道理的结论。窃以为,与其要求领导干部们给笼统的“家人”写家书,实在不如要求领导干部们给自己的情妇和情夫写情书来得更现实,更有效,如此,预防腐败的正面价值可能会更大!不知道诸君以为然否?

                                                                               2016年9月20日

本人的微信公号已经更名为“周公扒皮”,请扫描下面微信二维码或者在微信的“添加朋友”一栏里搜索添加:周公扒皮,浏览关注——

                                                            

我想认真地问一句:情妇和情夫算不算领导们的家人? -  - 周英杰思想录

  评论这张
 
阅读(2133)|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